胡學富

2017年01月22日 作者:博仟北京雕塑加工廠

胡學富,男,中國雕塑學會會員,中國工藝美術學會雕塑專業委員會會員, 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擅長寫實人體雕塑。1993年畢業于天津美術學院雕塑系。

胡學富給人的印象極為平和儒雅,典型的謙謙君子形象,這大致與他大學的老師的氣質是相符的。

胡學富的雕塑寫實能力非常強,值得現在很多浮躁的雕塑愛好者學習。

苗家系列人物人體雕塑,對于少數民族風情的表現是許多藝術家所青睞的,從這個現象的表象來看,好像反映出來的是胡學富藝術家對于少數民族風情之奇、服飾之美的偏好,其實這種現象是有其社會根源的。建國之后到上世紀80年代初,中國的文藝是體制下人的意識形態的反映,這種體制下的藝術特征是鮮明的政治立場和盡可能完美的藝術形式之結合。

對一個藝術家而言,成功不是偶然的,是日積月累的沉淀。

生于20世紀60年代的雕塑家胡學富,1993年畢業于天津美院,這些年他通過具像的方式,在當代雕塑的不同方向進行了豐富的嘗試,體驗不同作品在觀念、技術、呈現方式上的不同特點,而他的“苗家系列作品”正是這種厚積薄發的成果。

胡學富對苗家題材,可謂一見鐘情。他說:“對苗族的最初印象,引起我對貴州大山深處山民強烈的好奇和沖動。我為那淳樸、厚重、古老的民族文化而震撼。這種由好奇引發的對苗族文化現象的了解,也轉化為我對民族文化的關注。”苗家文化的神秘、質樸、獨特不斷吸引著胡卻是幾千年的歷史敘事……    人物人體雕塑作品《苗家》是關于長角苗女子的頭像。

長角苗是苗族的一個分支。在貴州海拔    1800米高山上的12個寨子里,生活著不到   5000人的 “長角苗”。“長角苗”得名于 這一支苗族女子的發式。這個民族崇拜的    圖騰是牛,因而女子頭上常綁扎1.5尺到2   尺長的木制牛角,在牛角上還要捆扎上一  個重達4-6公斤的假發。據說他們的女子    在每天梳頭時會把掉下的頭發同麻線編織   在一起,并且把這些頭發作為嫁妝傳給自己的女兒。她們把先人的頭發和自己的頭發纏繞在一起,把自己對先人的思念纏繞在這碩大的頭飾中,也寄托著這個民族對自然的崇拜之情。這是長角苗民族的標志,也是苗族神秘文化的象征。在這件作品中,胡學富大膽地將寫實性和裝飾性的手法結合為一體,在具像的塑造中融入夸張的造型。苗家女子巨大的頭帕和微微蹙眉的靜好面容在作品中形成對比,使這一普通女子的頭像具有了較強的視覺沖擊力。

人們可以從中感受到,它不同于我們通常在藝術作品中所見的少數民族女子頭像雕塑處理方式。這個雙眸微垂、雙唇微含的苗族女子,仿佛向世人訴說著千年來苗家的興衰,讓 人心生愛憐,平添幾分悲天憫人的情懷。

在與胡學富交談的過程中,他提到在貴州的六枝地區,那里的苗族人民至今依然保持著祖先遺留下來的生活習俗,原生態的生活方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幾乎沒有受到外界的侵擾。與喧雜的現代生活相比,那里平靜得像一汪靜水。

然而,面對今天一日三秋的時代變換,胡學富對苗家古老的風俗傳統是否可以永久流傳表現出了他的擔憂——如果不能保留住      獨特的文化,以后就將造成永遠的遺憾。

的確,網絡信息時代所表現出的巨大的同化效應,吞沒真實或許就在不經意間。

在人體雕塑作品《苗嶺陽光》里,胡學富塑 造了兩位身著傳統服飾的苗族女孩。她們一靜一動在狀態上形成對比,拿簫女孩舉止優雅,斜倚的姿勢與翹起的腳趾傳達出輕松愜意,不禁令觀者如同聆聽到陽光下悠揚的簫聲,這里有年輕女子吹不盡的情思,情思里還有幾分輕愁。

而靜坐的女孩則手捧臉頰,微微上揚,閉著眼睛如同陶醉在音樂和苗嶺陽光溫暖的撫慰之中。她那恬靜的表情里透出幾分希冀,令觀眾思緒隨之翩飛。作者對于苗族女孩華美服飾的處理避繁就簡、點到為止,權衡之余,傳達的是苗寨純真而浪漫的鄉土風情。

而巨大的下垂頭飾與女孩們的神情形成了一種巧妙的輕重對比,歷史的厚重感與關于未來的想象形成了內在的沖突。

胡學富在這里將他的鄉村體驗小心翼翼地帶入都市,把質樸的鄉土風情與都市的時尚文化進行對接,拉近了古老與現代的對話。         這位作為文化觀察者的雕塑家,站在當代人的生活維度回望和思考古老的民風習俗,事實上,他的作品想要詮釋的重點不在于表象上的獵奇,而是對于某種生存狀態的真實體驗,對于現代化進程中文化變遷的人文關懷,在恬淡里帶著珍重、帶著夢想、帶著憂傷。而胡學富扎實的人體雕塑寫實功底也為他的情感表達提供了良好的基礎。

他的人體雕塑作品在嚴謹的寫實中充滿寫意,人物的服飾和面部形成繁與簡、皺褶與光潔、重與輕的鮮明對比。在人物五官的刻畫上,他熱衷于“低眉順目,欲語還休”的古典美感,在他的人體雕塑作品中,絕大部分人物都是雙眼微閉,雙唇微張,但是他們的情緒中卻又不盡相同,有著一些非常微妙的變化。他的創作手法看似簡單,卻又不可炮制。

胡學富作品的獨特氣質,正如他給人的第一印象一樣:謙遜平和,內斂沉靜。

在 “亂花漸欲迷人眼”的當代藝術創作中,他的雕塑無異于一股清流,淡然而耐看,舒適而質樸,平靜著人們沸騰的心湖,亦誘發人的思索。面對著這樣的人體雕塑,我們不由得沉思:面對現代社會的嘈雜與誘惑,如何保持我們真誠的心態而不被世俗所吞沒?胡學富有他的說法,那就是“信念”。他說:“生活中的誘惑是無窮無盡的,當我們面對誘惑真正不計利害地為信念付出的時候,不言乏力不言放棄的時候,才能真正保持自己鮮活的情懷,才能真正去創造并且決定和把握自己藝術生命的高度;

當我們疲于生活而焦躁不安的時候,其實生活已經正在悄悄離我們遠去。多一點滿足,慢下來,更幸福。”“慢生活”是古老山寨的姿態,是我們在嘈雜都市中的田園夢想。它不是支持懶惰,不是拖延時間,而是在生活當中找到平衡。在山風民俗中“慢”雕塑,藝術生命則純粹而淡定,胡學富的藝術之路將走得更為扎實,更為悠遠……


他的作品形式與內容是多樣的。這是很多人內心所向往的一種藝術的狀態:不囿于題材與風格,不做風格的奴隸。一位藝術敢于不斷地在否定之否定中創作,為了藝術本身而癡迷,這才是真正的藝術家。

藝術家的風格就如一張名片。眾多的藝術在成大名之前是舍不得拋開這張名片的,原因很多:有市場的考慮、有黔驢技窮的無奈、也有安于現狀的樂觀。

陳丹青曾講他看委拉斯開支作品的感受:我看到的就是一幅完美的作品,我被作品本身所吸引,而完全沒有想這是誰的作品。(大意)雖然胡富學的作品并沒有讓我有這種痛快的感受,但我還是被他的多樣風格以及不斷突破的精神所感動。


藝術簡歷:

2015年9月 人體雕塑作品《陽光下》入選參加第六屆北京國際美術雙年展——中國美術館

2014年9月人物雕塑作品《梳—長角苗》入選參加第十二屆全國美展雕塑展

2014年1月,人體雕塑作品《牧人一家》參加中央電視臺雕塑大賽

2013年10月 作品《陽光下》入選參加第十屆藝術節全國優秀美術作品展——山東美術館

2013年09月 作品《高原之子》入選參加(首屆朝圣敦煌全國美術作品展——獲佳作獎并被收藏

2013年07月 作品《陽光·空氣》參加2014年青島世園會國際雕塑大賽入圍作品展

2013年06月 作品《兩個岜沙女子》參加2013年中國雕塑年鑒展——國家大劇院

2013年05月 作品《試》參加中國·蕪湖第三屆劉開渠國際雕塑優秀方案展

2012年11月 作品《陽光下》入選第二屆中國(銅陵)國際銅雕藝術展被收藏并永久陳列

2012年09月 作品《中華有神功》入選第十三屆中國長春國際雕塑作品邀請展被收藏并永久陳列

2011年12月 作品《陽光下》人選參加第二屆中國姿態雕塑大展 巡展

2011年12月 《侗歌聲聲》等四件作品人選參加國家大劇院國際雕塑邀請展兩件作品被收藏 國家大劇院

2011年11月 人選 參加全國第四屆青年美展《靠近牧區》獲優秀獎-中國美術館

2010年 時代杯青年寫實大賽《2008·蜷》獲銅獎《侗歌聲聲》獲優秀獎

2010年 中國雕塑年鑒展-國粹院

2010年 2010國粹雕塑藝術成就展暨《雕塑》雜志年度提名展

2009年 人物雕塑作品《苗嶺陽光》人選第十一屆全國美展作品被收藏

2009年05月 作品《苗家》人選雕塑百家聯展作品被收藏-中國美術館

苗族有許多傳說,苗族少女夸張的頭飾,低垂的眼瞼,引人產生對神秘少數民族的無限幻想。

2009年 人體雕塑《2008·蜷》狀態·中國當代藝術展

2008年7月21日 作品《仁者愛人》----摘下我的翅膀送給你飛翔,在cctv2《2008中國驕傲》中播出,并被中國地震博物館收藏。

2008年 作品《陽光·空氣》 第七屆藍色空間---2008“綠色---我們的朋友”主題雕塑展

1993年 作品《千斤一刻》參加全國體育美展——中國美術館





聯系博仟雕塑

北京雕塑公司 埃及现金电子